成吉思汗祭典——
传统而古老的蒙古族民俗文化

      发布时间: 2019-02-12 15:27:55       来源: 鄂尔多斯晚报       责任编辑: 许燕梅

 

  成吉思汗陵

  成吉思汗祭典是蒙古族祭奠成吉思汗的习俗,是蒙古民族的最高祭祀形式,也是蒙古民族原始文化的集中体现。鄂尔多斯蒙古族及守陵人达尔扈特人传承的成吉思汗祭典,完全保留了13世纪蒙古族帝王的祭祀仪式,形式独特,内容丰富,规模宏大,显示着古老、神秘的传统文化特点。2006年,成吉思汗祭典被列入国家级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编号Ⅹ-34。

  历史悠久的成吉思汗祭典

  1227年,成吉思汗去世后,大蒙古国为成吉思汗建立白色宫帐,成为“全体蒙古的总神祇”,全国上下进行祭奠。蒙古民族为了纪念自己最杰出的领袖,在高原上建立了成吉思汗陵寝“八白室”(即八座可以移动的白色蒙古包),收集成吉思汗遗物供奉在“八白室”中的灵柩内。

  至元元年(1264年),忽必烈在元上都建立成吉思汗“失剌斡耳朵”(黄色宫殿);至元三年(1266年),又在元大都建太庙“八室”,完善祭祀制度;至元十九年(1282年),忽必烈进一步钦定成吉思汗“四时大典”,册封专门官员编写祭文、祭词、祭歌。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重新组成了500户达尔扈特,专门从事成吉思汗宫帐的守护、管理与祭祀事务,成吉思汗祭典逐步完善,完整地传承至今。

  鄂尔多斯蒙古族及守陵人达尔扈特人传承的成吉思汗祭典,完全保留了13世纪蒙古族帝王的祭祀仪式。在内容上体现了对长生天、祖先、英雄人物的崇拜;在祭奠形式上再现了蒙古民族古老的火祭、奶祭、酒祭、牲祭、歌祭等礼俗;在祭祀用具上则表现出草原民族对大自然和动物的艺术审美,产生了许多具有浓郁特色的珍贵祭器。成吉思汗祭典由以圣主成吉思汗宫帐为核心的八白宫祭奠、苏勒德祭奠和成吉思汗圣物祭奠等组成,形式独特,内容丰富,规模宏大,显示着古老、神秘的传统文化特点。

  内容丰富 形式独特

  成吉思汗祭典有诸多的祭词,大体分为圣主祭词、苏勒德祭词和其他奉祀之神祭词等。这些祭词为诗歌体,包括祭文、祝颂词、祝福词和祝祷词等,有50多部(篇),篇幅近5000行,具有很高的文学水准。祭词在近800年的历史变迁中不断修订、丰富和完善,成为蒙古民族民俗文化的经典。

  成吉思汗祭典祭歌,是蒙古王朝专门为祭奠所创作的歌曲。这些祭歌是伴随查尔给(马头响板)的打击声唱的,因此也称为“查尔给之歌”。祭歌的歌词与现代蒙古语完全不同,守陵人称之为“苍天语言”,这些祭歌也被称为“天歌”,以口口相传的形式代代相传。

  成吉思汗祭典祭词是成吉思汗祭典的核心,具有深刻的内涵。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是成吉思汗祭文的基本理念,人与人和谐共处是成吉思汗祭文的基本思想,而崇尚圣洁则是成吉思汗祭文的重要内容,鄂尔多斯蒙古族的和谐文化就是在这一思想基础上逐步建立的。

  独具特色的 成吉思汗祭祀文化

  成吉思汗祭典在历史长河中不断完善,形成了鲜明的特征,体现了祭祀内容的原始性、祭祀内涵的神秘性、祭祀形式的独特性和祭祀传承的唯一性。这些特征,使成吉思汗祭典在内容、思想、表现形式等诸多方面形成了集系统性、完整性、独特性为一体的成吉思汗祭祀文化。

  据鄂尔多斯群众艺术馆非遗保护部资料显示,成吉思汗祭典得以完整保留其古老、原始的特点,主要取决于传承对象的特殊性和传承人的特殊性。成吉思汗八白宫及苏勒德等圣物,是“全体蒙古的总神祇”,世界上绝无仅有;鄂尔多斯蒙古族自古以来肩负着守护、祭祀成吉思汗八白宫及苏勒德等圣物的神圣使命,而鄂尔多斯部的达尔扈特人,近800年来以氏族世袭制的形式传承着成吉思汗祭典,使得成吉思汗祭祀文化成为世界上唯一延续八百年而亘古不变的草原民族帝王祭祀文化。

  成吉思汗祭典凝结着蒙古族人民的民族感情,是蒙古族文化绵延的见证,在新的时代环境下越来越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和无穷的魅力,对蒙古民族的思想观念、民俗民间文化、民族礼仪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成吉思汗祭典代表性传承人——额尔德尼森布尔、郭日扎布

  成吉思汗去世后,他身边的将领及他们的子弟成为世代守护、祭祀成吉思汗白宫的人,博尔术是这些将领中最为突出的一个,而成吉思汗祭典的代表性传承人——额尔德尼森布尔(王卫东)就是博尔术的后裔。

  今年68岁的额尔德尼森布尔出生于伊金霍洛旗,跟从父亲和老一辈守陵人学习成吉思汗传统祭祀礼规,主持成吉思汗陵祭祀工作,保障了成吉思汗及哈日苏勒德各项祭奠活动按传统礼节和规定日期举行。2003年,为传承成吉思汗祭祀文化,额尔德尼森布尔亲自培养祭祀主持30余人,并带领年轻一代守灵人不断学习,恢复了中断多年的成吉思汗四时大典、嘎日利祭、公祭仪式等重大祭祀仪式,使成吉思汗祭祀朝着更加完整化的方向发展。

  2018年,郭日扎布入围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成为成吉思汗祭典的又一位代表性传承人。郭日扎布是守陵人达尔扈特人的直系后裔,多年来,他不仅主持“成吉思汗陵祭典” ,同时还带领达尔扈特年轻一代守陵人恢复了成吉思汗陵中断多年的日祭、月祭、火祭、敖包祭等祭祀,并整理出版了《成吉思汗八白室守护者达尔扈特》等史料书籍,为成吉思汗祭祀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做出了重要贡献。

  本报记者 孙鹤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