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传承人邬飞龙:一抔黄土一把泥 塑就民俗绘风情

      发布时间: 2019-08-07 09:36:23       来源: 鄂尔多斯晚报       责任编辑: 金嘉惠

泥塑艺术是我国一种古老常见的民间艺术。据史料记载,我国泥塑艺术可上溯到距今四千至一万年前的新石器时期,发展至今从未间断过。连日来,在第三届鄂尔多斯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泥塑达拉特旗非遗传承人邬飞龙的泥塑作品引起广泛关注。

1963年邬飞龙出生在达旗原白泥井公社的白泥井大队,和他家房挨房居住的是本家三爷爷邬三为,此人能写会画、能说会唱,是一个打玩意儿出身的说书艺人。邬飞龙自幼受其影响和启发,喜爱绘画、捏泥人等,他常跑到自家院后的一块红泥地里抓泥巴玩,一双小手能捏出活灵活现的马、牛、羊、狗、猪、枪、炮等等小孩子爱玩的泥塑玩具,成为小伙伴们争抢的珍品。近40年来,邬飞龙潜心从事绘画、烫画、泥塑、壁画、现代玻璃钢雕塑等艺术研究,并成立了研究工作室。他利用本地高岭土胶泥,经过捶、打、揉等几道工序,再加上自己特有的手工艺法改造处理烧成陶艺品,创造出独具鄂尔多斯蒙元文化风情的泥塑作品。

邬飞龙从未受过专业培训,但却心有灵犀、自学成才。近40年来,他不论寒暑昼夜都埋头于泥塑创作中,将半生所积淀的人生收获融会贯通于他的泥塑艺术中,一把泥一把刀、一支笔一碟彩地刻画和描绘出内蒙古西部地区各种民俗风情。就在2018年,他的泥面塑作品《乡村乐队》参加第五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传统工艺比赛并获得三等奖。

邬飞龙的泥塑作品大多采用了写实的创作手法,但有时也会夸张人物的动态及表情,突出表现人物形象自身鲜明的特点,丝毫不受任何拘束。记者在此次文博会上见到邬飞龙时,他正在现场创作泥塑作品《驯马图》,只见他在完成前期的准备工作之后便开始上泥,上泥时需要把泥塑人物形象的头与身体分开制作。首先,要根据支架的大小来确定人物头部的大小,然后再根据泥塑人物头部的比例来确定身体的大小。 泥块一块一块地堆贴在骨架上需要不断拍打、层层加泥,并用拍板砸实使其达到坚固状态。 他告诉记者,上泥堆形要有一定的大局观,做局部的时候需要不断与整体比较,使局部服从整体。捏制时还需要注意人物的动态,因为人物形象的动态是使作品生动的一个关键。

当形象大体塑造完成后,就需要进行细节的深入。在塑造人物的衣褶上,追求衣纹的来龙去脉,若处理不当难免会出现某些局部的细节表现得过分突出,形体的大转折被削弱,形体间缺乏连贯或处理僵硬等。 在塑造期间,需要根据泥的软硬程度进行加水来保证它的柔软性。初次塑造完成,待泥塑晾干后,再使用砂纸对不完善的地方进行打磨,然后进一步对整体作统一的调整,直至作品完成。从邬飞龙专注创作的细节神态中,可见他对这份艺术的执著。

经过多年的经验积累,邬飞龙对历史人物,动物及各种民间工艺有深刻的造诣,通过与社会各界名家的交流和学习,对这份传统艺术有了更深的认识。如今,这位民间草根艺术家因其泥塑作品古朴隽秀、细腻生动传神而逐渐被更多的人所熟知,找他做泥塑的人也越来越多,而他在对绘画、泥塑等传统文化作品的创作之余,对收藏也很感兴趣,手头有不少藏品,也想着打造一个具有地方特色的个人收藏博物馆……

作为非遗传承人,邬飞龙会不定期到达旗的各个学校做推广活动,他觉得像泥塑这样的好手艺不应该失传,更不能在他手上失传。能够参加此次高级别的文化产业博览盛会,现场展示泥塑艺术,让更多人了解这门技艺,与来自全国各地的泥塑爱好者相互学习交流 ,机会难得且意义深刻。而未来将泥塑技艺发扬光大,既是自己长久以来的一个心愿,也是作为非遗传承人任重道远的一份坚守。

记者 石全心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