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焰火》:
激发故事的深层审美意蕴

      发布时间: 2019-09-30 10:11:23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都市版       责任编辑: 许燕梅

  在诸多新生代儿童文学作家中,许诺晨的叙事能力的确是出众的。不管是“淘气大王董咚咚”《灾难求生》系列,还是“抗日红色少年传奇系列”,许诺晨均展现了她流畅高超的叙事技巧,主题聚焦、情节紧凑,文本体现的巨大的悬念性、情节性和新奇性,让故事的生发拥有了独特的张力,也给读者带来了一波三折、峰回路转的阅读体验。

  许诺晨的新作《北极焰火》,也同样体现了她在叙事能力方面的造诣。四个小学生美丽的极地之行,却被卷入了一个疯狂的毁灭北极的计划。是谁在北极种下红藻?希望投资是一个什么公司?斯瓦尔巴群岛居然有巨大的冰下甲烷层?是谁在甲烷矿区内悄悄安放了大量的TNT?徐徐展开但又步步惊心的“毁灭”与“拯救”的背后,却是一场人性的自我救赎之旅。在《北极焰火》中,许诺晨叙事能力又一步精进,双线交织,伏脉千里,主线是董咚咚、左拉拉、欧阳圆圆和蒋美丽“四人组”,参加董咚咚堂姐董菲菲婚礼的北极之旅,复线是初出茅庐的摄影师红茶,跟随师父、著名摄影家秦怅为给“中国争一口气”,险象环生的北极摄影之行。悬念牵引着故事前进,惊心动魄,一直怀疑的坏人,却是董咚咚们的拯救者;一直相信的无辜者,却是毁灭者。限知的叙事角度,给故事的线性叙述中留下了巨大的悬念和未知,伴以丝丝入扣的情节推进,给阅读者带来了紧张、亲历、扑朔迷离的审美感受。

  故事以北极为背景,呈现出了瑰丽宏大的审美风貌。不论是对人物形象的勾勒,还是情节的推进,或是对空间环境的细节描写,都展现了文本的动态感和画面的丰富感,带读者步入了一个“奇幻”的壮丽之境。

  许诺晨的叙事风格是简洁明快的,显然,充满动态的文字更能激发儿童的阅读兴趣,因为这类文字中有与儿童相契合的特质,由此,儿童容易全身心投入到作品当中,与主人公一起经历情节的跌宕起伏,感受故事带来的魅力。作者善于塑造性格鲜明的人物,如书中淘气但又富于正义感的董咚咚、学霸左拉拉,贪吃又可爱的欧阳圆圆等,这符合儿童的认知模式,儿童容易对人物产生形象化的认知,这种犹如遇见了“老朋友”式的阅读期待,实现了文本与儿童阅读期待之间的顺向相应。细密编织的冒险拯救之旅,也使阅读过程成为一种奇幻的冒险体验过程,儿童的冒险欲望和英雄主义得到了缓慢而强烈的释放。

  当然,文字表层的感染力,如何进一步深化,表达意蕴化的深层逻辑,是对写出好看故事的儿童文学作家的挑战。如果孩子们只是被故事所吸引,那么,当他再进入故事,或说再次阅读的时候,这个故事就对他失去了新鲜感,故事也仅仅停留在故事表层的审美之中,会一味走浅、模式化,而失去了文学的诗性品格和深层思想意蕴。这也是诸多文学评论家对一些类型化的儿童文学、或者一种校园生活小故事的批评所在。

  在《北极焰火》中,故事表层的背后,其实是董菲菲也即红茶对自我的救赎之旅,即如何重新给自我的生命和存在,赋予意义和精神指向。自觉的人文关怀,不仅打动了读者,也是作品精神品格和审美意蕴的保证。同时,书中充满张力的生命意志与精神力量,不仅仅来自于跌宕起伏的情节变故,也来自于作家真实、真诚的细节表达与感受。

  成长主题,是儿童小说叙事中不灭的勋章。英雄主义和顽童形象就某种程度而言,有其对抗的成分,然而,在《北极焰火》中,两者形成了统一,顽童的历险,成为了成长的一种仪式。永葆心中的真与善,优秀的品质是实现成长的唯一途径。 据新华社

  许诺晨著

  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

  2019年8月版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