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布其治沙密码:与沙漠共舞

      发布时间: 2018-08-07 09:33:30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 李美莹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盛夏季节,库布其沙漠腹地,水草丰美、飞鸟起舞、蛙声一片,一幅“风吹草低见牛羊”“绿意盎然大森林”的美好图景。

    远处,亿利生态光伏基地,整齐的发电板一望无际、板下养殖风生水起、甘草产业织起绿色长廊……现在的库布其,赤地变绿地,风沙变风景,黄沙变黄金。

    这里不仅有最新的治沙技术,还处处展现人与自然平衡的艺术。

    科学理性地摸透沙漠的脾气秉性,把沙漠当成朋友,与沙漠共舞;政府、企业、农牧民、社会多元参与,库布其在治沙中找到了绿富同兴的利益平衡点。

    从大处着眼,从小处入手,库布其熔炼出一套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相得益彰的成功模式,生动实践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

    新思维:山水林田湖草沙是生命共同体

    库布其,中国第七大沙漠,面积1.86万平方公里,横卧在黄河“几”字形臂弯里。

    20世纪以来,库布其沙漠每年向黄河岸边推进数十米、流入泥沙1.6亿吨,直接威胁着河套平原和黄河安澜,沙区百姓深受其扰。

    如何变沙害为沙利,能否换一种思维治沙?

    “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在库布其,这个生命共同体还多了一个“沙”——

    修路、种树、护树,人们在播绿中起早贪黑、摸爬滚打;斗沙、固沙、用沙,人们对沙漠的认识在变化、在更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库布其绿色发展的能量在汇聚。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

    从20世纪50年代的禁止开荒、保护牧场,到60年代的种树、种草、保护基本农田;从70年代的退耕还林还牧,以林牧为主、多种经营,到80年代的“三种五小”即种树、种草、种柠条,建设小水利、小流域、小草库伦、小经济园林、小农机具。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一系列措施折射出治沙护绿的新思维,为库布其治沙提供了重要的政策支撑。

    坚持绿色发展,是关于发展的一场深刻革命。把问题当机遇,把沙漠当财富,库布其在变迁中处处体现出发展的辩证法。

    在达拉特旗银肯塔拉沙漠治理区的山丘上,直径43米的敖包耸立,四周由沙柳、柠条、羊柴、樟子松组成的沙漠绿洲生机盎然。“现在路通了,绿多了,环境多好。”银肯塔拉景区负责人李布和说。

    从风沙漫漫到绿染大漠,李布和口中的沙漠换了天;从零敲碎打的小范围治理到系统化大规模治理,人们对沙漠的理解变了样。如今,由敖包区、接待区、响沙区、放步区、治理区5个区域组成的银肯塔拉景区,成为全国各地游客体验沙漠风情的好去处。

    绿色已成为库布其的底色。经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库布其沙漠治理总面积达6460平方公里,涵养水源240多亿立方米,创造生态财富5000多亿元。

    在水生态治理区,水道沿着沟壑蜿蜒,水鸟翱翔天际,野鸭、牛羊慵懒栖息。水岸边,随风摇曳的芦苇、沙蒿、蒲黄,舒展的绿色灌满眼底。

    “用黄河的凌水治沙,水从沙里走一趟,就像下过雨一样,在沙漠边缘形成一个自然绿化带。”杭锦旗水务和水土保持局局长刘海全说。

    “草多了,牛更肥了。”看着沙漠的巨变,杭锦旗呼和木独镇巴音温都尔嘎查农牧民那仁满达胡喜在心上。如今,他家的牛群由50头增加到600头,他经营的3个蒙古包一次能接待游客七八十人。“沿黄公路10月通车后,客人一定会越来越多。”除了发展牧家乐,那仁满达胡还筹划在水生态区的湿地中开发水产养殖。

    如诗如画的天地间,人们编织着多彩致富梦。

    新科技:敢于走前人没走过的路

    “种不活杨树种柳树,种不活树这个地方就不好住。”口口传唱的民谣,道出了在沙漠种树的艰难。

    “以前种树太难了,辛辛苦苦种上,最多也只能活一半。看着没有成活的苗苗,心里很难受。”杭锦旗独贵塔拉镇道图嘎查老支书陈宁布回忆。

    整体性治理沙漠,没有现成经验可循。几十年来,库布其人立足实际、尊重规律,敢于走前人没走过的路,坚持生物措施与工程措施相结合、重点防治与区域防治相结合,反复实践、不断创新。从点片治沙到系统化治理,从传统植树到微创植树,从人工种植到无人机种植,从简单的种甘草到甘草平移技术的成功运用,库布其人探索出一套成熟科学的治沙方案。

    “正是因为摆脱了单一粗放的治沙理念,坚持科学治沙精准治沙,库布其才破解了‘治理—恶化—再治理—再恶化’的怪圈,取得了从生命禁区到沙漠绿洲的历史性巨变。”中国林业科学院首席科学家、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杨文斌指出。

    在那日沙生态修复中心,“近自然造林”几个大字清晰地印在展示沙丘上,绿色标尺上的沙丘高度,已经比1988年降低了一半。

    “通过大数据平台测量判断风沙运动规律,通过规律计算迎风坡的最佳植树位置,借助大自然的风力和迎风坡植被覆盖,形成削峰填谷的效果,让沙漠绿起来,沙丘低下去,实现风吹、树挡、沙降的目标。根据沙丘形状在每个沙丘设立5至6个风蚀桩,将人工测量的年风蚀量不断发送到大数据平台进行长期监测,为日后的沙漠治理提供数据支持。”亿利沙漠研究院副院长张立欣介绍。

    在亿利沙漠生态科技中心组培室,脱毒马铃薯、蒙古莸、中天玫瑰、四合木、半日花等沙漠植物在培养基中茁壮成长。5年多来,科技人员已先后培育成功沙漠植物40多种。“这里的植物一个月就可以繁殖一代,别看它们现在生活在温室里,未来都能在沙漠生态修复中大显身手。”亿利沙漠研究院研发工程师苏建英说。

    在库布其,不仅有亿利沙漠研究院,还有旱地节水现代农业、智慧生态大数据等一批世界先进的示范中心,并建成了我国西部最大的沙生灌木及珍稀濒危植物种质资源库。

    “我们已经搜集了1000多种耐寒、耐旱、耐盐碱的植物种子相关资料,入库种质资源238种,并对优质的种质资源进行应用开发和推广输出。库布其引种到南疆18种植物,成功11种;那曲高原科研项目越冬成活率70%以上的物种中有一半是从库布其引种的。”张立欣说。

    这些治沙之本、治沙利器,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进程留下了宝贵财富。

    新模式:四轮驱动实现多元共赢

    经验告诉我们,离开经济发展抓生态建设是“缘木求鱼”,脱离环境保护搞经济建设是“竭泽而渔”。人与自然、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如何选择?

    库布其的回答是,都选。

    在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看来,防沙治沙不能仅停留在沙进人退或人进沙退的机械层面,必须找到人与沙的最佳平衡点,路径就是“党委政府政策性推动、企业规模化产业化治沙、社会和农牧民市场化参与、技术和机制持续化创新”的四轮驱动模式。

    “种下甜根根,拔掉穷根根。”甜根根,就是能固沙并改良土质的药材甘草。

    “这儿原来连草都不长,都是沙丘,我们把沙子推平种上甘草,土壤改良效果特别明显。3到5年后,这片土地就能种瓜果蔬菜了。”在阿木古龙沙产业基地,顺着杭锦旗扶贫办副主任白新田手指的方向,一片郁郁葱葱的沙漠绿地里,哈密瓜、西瓜、西红柿、胡萝卜等瓜果蔬菜旺盛生长。

    在政府支持性政策引导下,亿利、伊泰、东达等各类企业产业化投资,逐步形成了生态修复、生态牧业、生态健康、生态旅游、生态光伏、生态工业“六位一体”和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生态产业综合体系,有效解决了生态治理的可持续性问题。

    有了政策支持、产业化投资,治沙还离不开农牧民的积极参与。

    亿利治沙民工联队队长张喜旺是一位治沙能人。他带着30多名农民,通过招投标参与治沙项目。从最初只栽杨树苗到现在种植多种沙漠经济作物,多年经验使张喜旺成了沙植专家。“带着大家脱贫真带劲儿,现在大家生活质量大大改善,一年能赚个七八万元。”张喜旺信心满满。

    在库布其沙漠,活跃着232支这样的治沙民工联队,5820人成为生态建设工人。他们带动周边1300多户农牧民从事旅游产业,家庭旅馆、餐饮、民族手工业、沙漠越野等业务蓬勃发展,户均年收入10万多元。

    党的十八大以来,政府和治沙企业累计为群众提供就业机会100多万人次,沙区农牧民人均年收入从不到400元增长到1.5万元。尝到甜头的农牧民成为库布其治沙事业最广泛的参与者、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最大受益者。

    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库布其以绿色发展理念为指导,打造完整的生态产业体系,生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让人们看到了沙漠中蕴藏的发展潜力、致富希望。(光明日报记者 李慧 张颖天 高平)

    (光明日报鄂尔多斯8月6日电)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