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初心使命】赵云和乌兰夫文化艺术馆

      发布时间: 2019-12-03 09:52:17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李美莹

        在赵云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字,上面写着“五老精神:忠诚敬业关爱后代,务实创新无私奉献。”算起来赵云到伊金霍洛旗关工委工作已有十多年,但他却还清晰记得,当年被认命为旗关工委常务副主任时他所说的话:“这项工作看似虚,实则无比重要,当前,能否培养教育好下一代,已经直接关系到我们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成败。这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希望工程,我一定要把这项工作做好。”这是一位党龄45年的老党员的“初心”,十几年未曾改变。

        关工委的工作是为了下一代,而做这项工作的往往是年高德劭的老领导,赵云曾任伊金霍洛旗政法委书记、旗委副调研员。他威望高、党性强、经验丰富,在资助残疾、贫困、遗弃儿童,救助困难大学生等活动中,争取到很多资金,为需要帮助的孩子们解决了实际困难。为了更好地开展关工委的工作,赵云还为伊金霍洛旗每个学校都配备了“五老人员”,这不仅让关工委可以及时掌握各个学校的发展动态,还可以有的放矢,有针对性地解决新出现的问题。

        “曾经有个十几岁的孩子不好好听课上学,甚至到了经常逃课、顶撞老师的地步,学校、家长都拿他没办法,哪个老师看到他都头疼,哪个学校都不想接收他,爸妈气得哭鼻子……”赵云听说了这件事,心里总觉得十分可惜,“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就这么被放弃,是不是我们这个社会太不负责任了?”于是,他联系到孩子的家长,把孩子接到了自己家,让他和自己住了下来。几天过去,开始是一句话都不说的孤傲少年,渐渐被这位与他一起吃、一起住的白头发爷爷感染,一点一点向他敞开了心扉……

        “哪一个孩子也不会平白无故地出现问题,在他成长的过程中,无论是家长或老师都要承担起自己引导及言传身教的责任,而不该只看到孩子的错误,一味地责怪、惩罚,其实,往往是宽容让孩子受到了教育。”赵云很有心得体会地说:“经过我的心理疏导,那个孩子重新回到了学校,现在还时常会与我联系。”

        赵云是土生土长的伊金霍洛人,又在家乡工作生活了大半生,他对这片土地有感情,也非常了解这里的历史人文。偶然的机缘让他了解到,在1937年到1941年期间,革命先辈乌兰夫曾在伊金霍洛旗红庆河镇一带开展革命工作。为了再现这段鲜为人知的红色历史,他进行了深入走访调研,发掘出好多关于这段历史的珍贵资料……了解了这段红色历史的赵云为之震撼、为之感动,更为之肃然起敬,他深知作为一名关工委工作人员的历史使命,他希望让这段红色历史能够广为人知,更希望这段红色历史能够传承下来,教育我们的下一代。

        于是一项“大工程”在他心中酝酿并一点点展开,他决定在乌兰夫同志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建造一座“乌兰夫文化艺术馆”,来传扬这段红色革命历史,教育、启迪后来者,让伊金霍洛旗的孩子们在这个红色教育基地汲取营养、茁壮成长。达到“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的目标。

        万丈高楼平地起,要建设一座红色历史文化纪念馆谈何容易!为了找寻依据、学习经验,赵云不顾长年受肾炎折磨的身体,先后几十次奔波于赶赴土默特左旗乌兰夫纪念馆的路上;在艺术馆建设阶段,他还多次邀请乌兰夫同志生前同事、秘书及相关专家前来指导……

        一年,两年,三年,“乌兰夫文化艺术馆”渐渐有了雏形,馆中的每一幅画、每一段文字都经过赵云的反复斟酌,一砖一瓦都注入了他对红色历史的敬仰之情。每当遇到障碍,每当遭遇瓶颈,他总鼓励自己:我是共产党员,坚持才能胜利。“你觉得难不难?”我不禁问这位花甲老人,他爽朗地笑着说:“难,但我知道我做的事是正确的,我有信仰的力量!”此时,老人的眼神是那么果敢而坚毅。

        馆里一景一物的设计、摆放都独具匠心,都有故事和深刻寓意,比如:馆中乌兰夫同志的一座骑马汉白玉雕塑,表现的是乌兰夫同志中年时期在内蒙古工作时的形象,雕塑整体设计为4.7米高,寓意着内蒙古自治区1947年成立,乌兰夫同志当选为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而艺术馆门口的碑石高3.8米,碑石加底座高4.1米,寓意1938年乌兰夫同志来到红庆河地区开展革命工作,1941年乌兰夫同志离开红庆河赶赴延安……

        凡此种种皆藏深意,赵云说,他希望每个精心的设计都能成为传颂红色基因的代码,给来这里学习参观的孩子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让赵云欣慰的是,2018年7月1日,乌兰夫文化艺术馆正式开馆,并迎来了第一批前来参观学习的孩子们。之后,几乎每个月都有几批来艺术馆的参观活动,或有来这里过主题党日、开展主题教育的部门或党支部与赵云联系。

        开馆一年多了,乌兰夫文化艺术馆也在慢慢走向完善,但仍有一些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比如作为一个红色研学基地,还没建成一间多媒体教室;作为一个正常对外开放的场馆,相应配套的辅助设施还有待进一步完善等等。而对于一个没有收入的红色文化纪念馆,任何一笔开支都足以让它彻底瘫痪,但赵云却从未因此而动摇,他说:“想办成一件事当然不会那么容易,更何况我现在做的是这样一件大事。只要我认准的事绝不会退缩。我一直记得刚来关工委时说得话,‘我一定要把工作做好’!”(记者 张涛)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