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的铁匠铺

      发布时间: 2017-11-29 09:55:37       来源: 鄂尔多斯晚报       责任编辑: 包雪

 
锻打

烧铁

在达旗东城菜市场对面,至今还留存着一家手工铁匠铺,产销一体。铁匠铺的老铁匠名叫贾永明,今年57岁,打铁生涯已经有38年,家里祖传四代都是铁匠,与打铁结下了不解之缘。

“叮铛——叮铛——”,在东城菜市场对面,人还没有看见铺子,就听到这清脆的铁器敲击声。循声来到了铁匠铺,在20余平方米的铺子里,既摆放着铁器成品、堆放着锻造铁器的原料,还有锻造铁器所需燃料以及生活用的桌凳等,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铁器手工作坊间。只见穿着单薄甚至有些破烂的贾师傅,左手持大铁钳子,右手抡锤子,在铸台上反复锤打一块通红的铁坯。数个回合,贾师傅又将锤打变形的铁坯放入烘炉。加温过程中,贾师傅右手拉风箱,左手腾出空来,有时抽烟,有时喝水,时而加煤调整烘炉内的铁坯位置。反复几次锤打——加热——锤打操作后,铁坯渐成铁器形状。

贾师傅在做刀口时另外加一块“好钢”与铁坯一道放进烘炉,待火候一到,又钳出铁坯,此时那通红的铁坯在铁锤的锤击下,火星四溅。拉一阵风箱,就能汗水满头,抡一番铁锤,便会挥汗如雨,这印证了“打铁先要身板硬”的道理,况且打铁是门技术活,关键技术在于淬火和回火技术上,全靠经验,没掌握好再好看的铁器根本没法用。

在过去,锻造铁器行当经济收入还可观,随着工业化发展,该行业生产走向机械化或规模化,铁匠铺利润日渐低下。锻造铁器费时费工,以店里较贵的劈柴刀为参考,其售价每件50元左右,一天按两件计算,扣除成本可能仅够工钱。贾师傅的老伴笑着说,干这活就当锻炼身体。

至于为什么还要坚持,贾师傅称买来的那些铁器不耐用,还是自己打的铁器用得久。当问及儿子是否会继承这活时,贾师傅说:“哪还有年轻人学这个哟。”贾师傅坦言,自己都57岁了,铁匠铺存在也许不会太久,自己现在想收徒弟,并打算为打铁技术申请非遗,让这项技术传承下去。听到这里,记者突然有一种莫名的伤感,因为看着这些铁器,就仿佛回到了孩童与少年时代,那是过去满满的记忆:用劈柴刀砍树破竹;用带木柄的菜刀切菜削铅笔;用弯弯的镰刀割麦子;用重重的铁锅铲炒干豆角;还有用火钳夹炭烧火做饭烧菜……

在铁匠铺采访期间,一位买錾子的顾客要求改变錾头的形状,贾师傅又将尖錾子锤打成扁錾子,这也许是其他铁器商铺没有的服务功能,即按需立即打造,想来这也可以算是手工铁匠铺的一个优点!虽然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但铁匠、铁匠铺子的存在,还是方便了民众生产和生活。

科学技术的进歩从来都是以弱化人本身的能力为前提条件的,更为便捷更为高效的同时也注定会丢弃一些传统的技能。当年在城镇和农村到处都可以看到的铁匠铺,如今,随着刀铲瓢镬等生活用品的工厂化生产,也随着农业机械化水平的提高,更是随着塑料、铝、不锈钢等用品的岀现,各类人员铁器工具使用的频率也逐渐减少,铁匠铺和铁匠也渐渐地没有了踪影,只留在了人们的记忆深处。(记者 刘俊平)

 



友荐云推荐